八角族(一)她很美。

故事背景:
懒虫发现KTAR通往UTAR的小路不准UTAR学生骑脚车经过之后,开始学起前辈们花钱到学校去上课。
2010年,那时候我还只是七角族,那时候我还没有严重发福。:(
所以来到金宝这么久以后,我也搭了快2年的巴士到学校去了。
看着巴士票从一趟七角(RM0.70)在今年升值到八角(RM0.80),我也正式升值至八角族,唯独零用钱没有随着一起升值。
搭了这么久的巴士,遇过的事情有匪夷所思的,也有感激不尽的。

在harvard住宅区还没有这么多人口之前,进harvard的巴士少之又少。巴士通常都是从UTAR出发,先进入westlake,如果巴士上有空位就会在harvard guardhouse停下载人。不过当时巴士少,司机少,westlake搭巴士的人却超多 -_- 况且巴士有时候蛮不准时的,那时候早上7点多的巴士每趟都像人肉搅拌机。

加上进harvard的巴士一个小时才那么一趟或许没有(巴士时间表总是在改,懒虫我记不了那么久远的事情),于是我根本是坐在harvard guardhouse干等有空位的巴士愿意载我。

但几乎每一趟巴士都载满人,站着的坐着的。常常就眼巴巴看着巴士打我眼前经过,心里总是很佩服目不斜视的巴士司机。每天要这样忽视渴求的眼神,果真得练得清心寡欲不问人间烟火。-_-

常常我因为搭不上巴士迟到,或者在guradhouse傻傻等了一个小时却一辆巴士的影子都没看见。

有一次,是一个炎热的午后。guardhouse很热,眼看就要赶不上上课的时间,巴士却总载满人,要一次又一次眼巴巴看着去上学的机会溜走,心情很烦躁。

这时候突然一辆车靠着路边停了下来。

我一脸茫然,其他坐在guardhouse等的女孩们也不知所以然。

于是我走上前,看着车主摇下车窗问我,
“Need me fetch you to campus?”

哗,我整个惊吓一百。
良好家教马上发挥,像个傻子似地摇头说不必了不必了。

车主看着其他也在苦等巴士的女孩们,于是我走上前问她们,要坐车去学校吗?

结果大家二话不说屁股立刻离开椅子一致走向车。

所以我也跟着上了车。

车主是个女人,戴着墨镜,身上香喷喷的,穿着成熟时髦,不怎么说话。只问了每一个乘客要在哪一座block下车。

我坐在前座,心里满满感激。后来到了block b,我忙着问好心人要还多少钱。女人挥挥手说不必了。于是我堆满笑容说声谢谢。笑容是我唯一给得到的回报。

这件事情过了很久很久,久到我已经不记得车是什么款式,女人长什么样子,当时车上还有谁。

但是那一份感动,却牢牢地刻在心里边。

坐上车那一刻我暗暗发誓,以后如果还在金宝求学时有能力拥有一辆车子,我会很乐意载上在guardhouse苦等不到巴士的人们。

虽然我已经不记得女人的轮廓,不记得女人是长发还是短发,但我永远记得她的美。:)

这样的事情发生一次是幸运,
第二次我竟然上了陌生印度uncle的车….

2 thoughts on “八角族(一)她很美。”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w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