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1 關於疼痛

很痛嗎?

怎麼可能不痛。

因為我們都只是凡人。

今年3月的時候發生了一場小車禍。

與迎面而來逆行的腳車相撞了。

傷口都結痂,痊癒了。
扭傷的右腳踝,也好了。卻不時隱隱作痛。

怯怯把心打開的時候,如果一早便知道最終的結局只會是傷害,你還願不願意打開呢?

可惜的是,不到最後我們都無法得知是悲劇或喜劇。

心是肉做的。再大的創口只要細心照料下都會痊癒。
可夜裡孤單寂寞,形影單只的時候,卻像右腳踝上看不見的傷痕一樣。

隱隱作痛。

我們都會受傷。我們都會有一個深愛過卻找不到理由繼續相愛的故事。
我們也都會有一個你深愛卻無法往前走的故事。

我們的心都會痛。

可是最終,我們也都會好起來。

沒有一個人的故事,是旁人能夠體會那份痛苦的。

要訴說,找誰說去呢?

前陣子看完了” The Fault in Our Stars”

哭得稀里嘩啦的並不是眾人偏好的some infinities are bigger than other infinities.

卻是這句。

“The only person I really wanted to talk about Augustus Waters’ death with was Augustus Waters.”

最難過的並不是被深愛的人傷害。
而是傷害之後,徬徨無助的時刻最想一傾悲傷的對象,卻是對方。
我沒有辦法倒數。
也無法前進。
卡在時空交錯的空間裡看著你年華老去。
而我仍然還是那個當初最喜歡最喜歡你的自己。
那些痛得感受不到自己的夜裡,佐以淚水,
卻是茁壯靈魂的養分。
我們都是那隻狐狸。
終有一天,一天,你會變成小王子日夜牽掛,世上最獨一無二的玫瑰。=)
That’s the thing about pain. It demands to be felt.
-John Green,”The Fault in Our Stars”

#179 今天的天氣是下雨

雨滴滴答答。

可以什麼也不做,凝視雨點用各種角度從天而降的軌跡。
然後打在地上,路上,樹葉上,發出或滴或答的聲音。

快樂的時候,覺得下雨是種好天氣,窩在暖暖的被窩裡,什麼也不幹。
沮喪的時候,雨天特別地冷,特別渴望有雙暖暖的大手,搓揉着自己發冷的十指。

又或者在這種天氣。

收到一封,“下雨了,穿多點衣服。”這種簡訊。

到底是在寂寞什麼。

*

寂寞是,我卻不知道這樣的雨天,
是否還渴望你給予的溫暖。

*

最寂寞的不是王子從來沒有出現,又或者這世界上根本沒有專屬於你的王子。
而是,你在等待王子能夠勇敢斬妖屠龍的歲月裡,發現自己再也不需要他的勇敢了。

曾經有一度,你願意沉睡一整個世紀,等待他勇敢起來。

你願意啃下毒蘋果,換來一個遲來的吻。

你願意放棄親口說出我愛你的人生,換來一雙他甚至沒有注意過的雙腿。

你這麼勇敢地放棄犧牲努力。

如果,他從來都沒有為你,勇敢過呢。

#178 馴服我

而我像只卑微的小狗,嗚咽地在你腳邊徘徊不去。

很多年以前,寫過這麼一個句子。
感觸是很深的,如今回想起來,也不過如此一般而已。

當時說著這句話的自己,是如此的青春。

可以肆意憑弔自己逝去的短暫戀情,沉醉在那一份不切實際的悲傷裡頭。

所作所為,的確就像一隻小小狗,嗚咽地在主人腳邊壞繞。
愛戀地,眼裡所看的、腦海裡所想的、日夜掛念的,只有那一位他。

打轉,環繞,所求的竟然只是一點點注視的眼神,
便狂喜不已。

*

很多年過去了。

我還是沒有長大。

那一點點注視關心,我如獲珍寶地小心翼翼收集,
努力灌溉。

小樹苗。

對我來說,卻好像全世界。

*

狐狸:『其實我的生活單調透頂了。我獵捕雞,獵人獵捕我,所有的雞都是一樣的,所有的人也都是一樣,這怎能不讓我覺得厭煩呢。但是,假如你馴服了我,我的生命就會有如被陽光照耀般充滿希望。我會認出你和別人不同的腳步聲,當聽到別人的腳步聲時,我會立刻鑽到地底下,而你的腳步聲就像優美的音樂一樣,總有辦法把我從洞裡吸引出來。再說,看吧!你看見那邊的麥田嗎?我又不吃麵包,麥子對我一點用處也沒有,那些麥田也不吸引我,真悲哀。但是你有一頭金色的頭髮,於是當你馴服了我,再想想!那些金色的小麥都將使我想起你,而我從此也將喜歡聽吹過麥田的風聲了……』

狐狸不說話了,它看了小王子很久,說:
『請你馴服我把!』

‘My life is very monotonous. I run after the chickens; the men run after me. All the chickens are the same, and all the men are the same. Consequently, I get a little bored. but if you tame me, my days will be as if filled with sunlight. I shall know a sound of footstep different from all the rest. Other steps make me run to earth. Yours will call me out of my foxhole like music. And besides, look over there! You see the fields of corn ? Well, I don’t eat bread. Corn is of no use for me. Corn fields remind me of nothing. Which is sad! On the other hand, your hair is the colour of gold. So think how wonderful it will be when you have tamed me. The corn, which is golden, will remind me you. And I shall come to love the sound of the wind in the field of corn….”


The fox fell silent and looked steadily at the little prince for a long time.

‘Please,’ he said, ‘tame me!’


*
這一段,總是鼻酸。
*
請你,馴服我吧。


小狗,與狐狸。
其實,又有什麼差別呢。

#177 謝謝你們來過

I am sorry for your loss.

她拍拍我的肩膀,如是說道。 


多麼簡單的6個字,說的人無奈,聽的人無解..

有時候我在想,其實在死亡面前,我們什麼都不是。

經歷了啊喵的離開以後,我再也沒有養過任何一隻貓。
卻在某天晚上回家途中莫名其妙地決定把在路邊蹦蹦跳跳亂穿越過馬路的小貓咪帶回家。

一開始以為小貓咪還沒斷奶,還結結實實逼它們喝了幾天的奶。
後來某天開了貓糧才發現其實它們沒有我想像中幼小,早已可以進食固體類食物。

這2隻毛茸茸的小傢伙確實填滿了心底深處最空虛的那個坑…

還在它們為了食物打架時前去分開它們,並被其中一隻狠狠地咬了一口,到至今仍然不知道那是誰幹的好事。

直到後來有一天,其中一隻小貓在我前去查看的時候發現它突然軟趴趴地躺在地上,身子底下是它的排泄物與白沫。我嚇壞了…這與啊喵當時的突然離開如出一辙 。

小東西在抽搐…

我慌得打給了獸醫,獸醫卻遠在吉隆坡出席課程,顫抖著問我到底該怎麼辦…我好怕它死掉…
被交代了到watson去購買某種止瀉的藥物,然後餵小貓葡萄糖水。
捧着完全四肢無力的小東西,我一直默念你要加油,然後繼續努力地嘗試餵它喝葡萄糖水,希望能至少趕快恢復體力好讓我去購買藥物…

小傢伙突然四肢動了動,我滿心歡喜以為起作用了,它聽到我叫它努力了,接著,沒有呼吸了…瞳孔也漸漸放大。再也不動了。

我原以為喵的那種醒來卻發現它已經不在了的離開方式已經很痛了,才發現這種在你手上離開的方式,更痛…因為你無能為力,不能抓住生命的尾巴。

被留下的那隻小東西,很好動。很喜歡它在我身後追逐的身影,小小的,卻充滿活力的。

我打從一開始便沒有想要長期馴養它們的意思,只是嘗試盡一份綿力,當個小小的中途之家,讓它們吃飽飽長大一些之後便讓別人來領養。

後來,也只剩下一隻了。

前陣子生病了,於是也沒有常常到籠子裡去看望小傢伙,讓小傢伙可以出來走走跑跑跳跳,殊不知這個,便成了永遠的遺憾。

今天看了看小傢伙,發現它的小鼻子很奇怪地腫大了,除此以外它都還很精神奕奕地在喵喵叫,看著我。

早上在面子書看見來臨的週末在怡保有認養活動,於是怯怯地聯絡了負責人,詢問是否可以把小貓帶過去讓別人領養。負責人說好,於是我提起可是小貓似乎有點生病了,我是不是先帶它到獸醫處看看。負責人問起是怎麼樣的病,我說有些化膿。於是我們都單純地認為小貓只是化膿了,只需把膿清乾淨吃藥就沒事了,週六就可以把小貓送去讓可以好好愛它的人細心照顧長大了。

一切都只是我以為。

下午到診所,等了一陣子。

醫生看了一眼便說,這是sporotrichosis。我滿頭霧水,這是什麼? 醫生很細心地說,我把這詞寫下來,你自己回家自行google看看。

“Normally when it comes to the nose, it’s end stage.”

你有沒有試過那種腦中一片空白什麼都聽不進去的感覺?你看著對方的嘴唇在移動,聲音在你耳邊環繞着,可是卻是毫無意義的,你什麼都聽不明白。

醫生說她嘗試拯救過很多得了這種病的貓咪,通常都沒有好結果。

即使我要堅持努力去嘗試,最後的結果也可能會是小貓慢慢地死去。
大貓都撐不過去了,何況是一隻小小的小東西…

醫生問我要不要put down。當下很想問那是什麼,心底卻清楚明白知道是什麼意思…

我知道我沒有選擇的權利,生命是它的,憑什麼我們卻可以用一個點頭就剝奪了它的生命。
憑什麼我們就可以這樣放棄努力的機會…

可是我卻還是,點頭了。

我沒敢看那個過程,我沒敢看它最後一眼,我好怕它最後的眼神是怨恨。

我好難過,為什麼我帶著一隻吵鬧的小傢伙到診所,卻被迫帶著一個不會再喵喵叫的軀體回家。

會不會從一開始,我就不應該把它們帶走,這樣它們至少會快樂一些。
雖然最後的結果還是一樣,至少它們是自由快樂的。

我雖然很眼淺,很喜歡莫名其妙點部悲傷的電影來看,然後哭得亂七八糟的,卻不喜歡因為真的很難過的原因而崩潰大哭。
至少不要是這樣的原因。

我們懂得的太少,能夠被剝奪的太多。

發這篇文的最主要目的,是為了呼籲有養貓的朋友們要注意這個問題…
附上維基百科鏈接: http://en.wikipedia.org/wiki/Sporotrichosis

一路好走,還未被命名的小傢伙們。

不被命名是因為好害怕產生了感情就捨不得放手,現在卻也變成了一種遺憾感傷。

你們來過,你們很乖。
我會想你們的。

#176 致你

有些夜裡你莫名傷痛,捲縮在被窩裡,
耳邊總會響起應景的音樂,不知道是旋律太傷人,歌詞太貼切,又或者是回憶太擾人。

你就這麼哭了。

你不是傻瓜,當然不是。

可是那些夜裡你反复咀嚼那些難過,彷彿消化過的難過,能夠讓你找到一絲絲努力下去的希望。
有時候有,有時候並沒有。

時間會撫平一切傷痛,他們說。
他們卻沒有告訴你,需要多少的時間才能細細把每一道皺痕撫平。
即使努力了千百回,撫平的時光仍舊不再是以前的時光。

聽說眼淚是咸的。

哭著的你卻懷疑,眼淚也許PH值好低,
不然為何每一滴都腐蝕了你的心。

你想告訴自己,一切都會好起來。
卻發現連開口的力氣,都沒有。

最珍貴的一直都不是海誓山盟,而是相知相惜相守。

*

往往,都只不過是一念之間的轉變。

 

#175 出走

這世界很大,不知道下一分鐘的那個角落會遇到誰,譜出什麼樣的故事。

想說把心眼放寬一些,看見的人事物會漂亮很多,感覺到的喜悅也會特別真實溫暖。
可終究常常會有莫名的挫敗感,摩擦很多。

也許把自己磨得圓些,再圓些,世界就會變得圓滾滾的,不磨不損不鬧。

很羨慕可以勇敢飛到另一個世界去探索的人。
待在這一個小框框越來越久以後,越來越懦弱害怕,擔心不安。

不是一個美食家,男友說對我而言只要是酸的辣的就是好吃的食物,我說誰叫我是北方人 (笑)
於是旅行的意義也並不是為了尋找味蕾的悸動。

這樣想起來,旅行也不過就是一種任性的出走。
想去看看世界與我的不同,感受另一種生命氣息。

想得再多都好,裹足不前的話,到最後連一次出走都完成不了。

一沙一世界
一草一天地